scroll down

学校部门

扑 蝶

作者:

尹谦谦 128

来源:

本站原创

访问量:

2009-06-22

高一(28)班 尹谦谦

说不清为什么,她还是迈开脚步跟了上去。那一只大如团扇的锦蝶抖动着彩绘的翅膀,流动的色彩在阳光下折射出琉璃的光泽。它的美丽自成一个世界,带着她不熟知的花朵和草木的气息,轻佻和炽烈的气息,向她的眼里扑过来,压过来。是它在引着她,还是她在追着它呢?她分辨不出来,只是那跳动的颜色,那过于轻盈的身姿在告诉她向前走。绣鞋踢着罗裙,“扑扑”地响。她的耳朵开始还能分辨出沁芳闸的流水拍打着荷叶的声音,船娘把船篙点在石块上的笃笃声,然后就只听得见自己越来越响的心跳声,跳动在整个耳膜上,咚,咚,咚。她停下来,认真看它飞的样子。优雅而慵懒的姿态,是她十几年间从未接受过的美,如今却以这样惊心动魄的方式呈现在她的面前,邀请她。十二个女孩子练戏的声音这时候转过小桥追上了她的耳朵,她们软而糯的声音在唱:“只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原来是姹紫嫣红开遍。”她迟疑了一下,右手的扇子伸出来,朝它够一下。蝶儿受了惊,它更加剧烈地扑动它的翅膀,翅间是更加眼花缭乱的美。

她的脚步在加快,汗密密地从她的颈后生出来。她于是嗅到自己身上的味道。那是一种生涩的、僵硬的气味,是她少女的身体混合了长年的孤寂与幽闭的产物,现在它们从她的身体里流出来,在阳光下风干,结晶。她不可避免地想到了她不可言说的悲伤,那个少年的脸无端地从她的脑海里突兀出来。爱吗?她问自己。她说不清。但她想要。她惊异于自己毫不掩饰地想到这句话。脚下绊了一下,她踩脏了自己的裙边。但脚步没有停下。蝶儿近乎透明的翅膀在空气中一闪一闪,引着她。母亲知道吗?哥哥知道吗?知道会怎样呢?会把她嫁给他吗?他呢?他爱她吗?他会欣然接受她吗?老太太、太太呢?她们会反对吗?她很重地吸进一口气,她不管了,对,不管了。她大方地,甚至是欣喜地告诉自己,她想要嫁给他。她觉得这就够了。春衫已经湿了,凉凉地贴上了她的后背,她把簪子取下来不让它们在她的头上叮叮铛铛地响,头顶的小髻也给她拆散掉了,松松地拍着她的肩头。有丫头惊叫的声音:“姑娘,姑娘!”是莺儿,还是鸳鸯?她甚至没有回头去看。她恶作剧般的溜进了假山里,气没有喘匀,粗重地从她的胸膛里呼出来。她很高兴地看到自己不再是平常的那个样子,大方的、懂规矩的、端庄的薛姑娘,这会儿她是自己。她第一次带上了一种原始的、有失体统的气质,但这并未让她自己感到不安。她甚至稍微闭上了眼睛,放肆地构想了一下出嫁时自己的样子。酡红的盖头可以映着她像桃花一样的脸,凤冠和金步摇簇拥着她羞怯的一头黑发。那个少年呢,揭开盖头来时会是怎样一张英气、柔和又惊喜的脸?她却想得不是很清楚了。她注意到两颊攀上来的温度,注意到胸前的金坠子扑扑地拍打着她的胸脯,她于是把它握起来。烫烫的。

蝶儿在前方停了下来。它择了一朵芍药,巨大的翅膀轻颤着收在身后。她提了裙裾,猫儿一般地迎上去。她是从哪里来的那一股渴望的呢?她甚至还来不及想。但她的确是伸出了右手中的扇子,几乎是颤抖地,她将手压下去,连同那一朵芍药,压下去。
除了一阵无声的挣扎和花朵的震颤,她的世界再听不见任何声音了。几粒从蝶翅上掉落的花粉还在空气中扬着,带着痉挛一般的,叹息一般的气息。

下一页:

2009 /

06-22

所属分类: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