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oll down

学校部门

颂 蝶

作者:

邓颜122

来源:

本站原创

访问量:

2009-06-22

高一<22> 邓 颜

静夜,薄雾,风逐,蝶戏;

这纷繁的浮世之下,唯你独美。

黎阳,丰露,花绽,蝶舞;

这迷离的喧嚣之中,唯你独艳。

——题记

我惊叹于这样一种美,她从月白的厚茧中展开依稀柔嫩的翅膀,从绿意渐浓的山麓,舞动着纷繁得好似树影斑驳纹路的蝶翼,洒下如泉水一般清澈的甜香;我沉醉于这样一种美,她隐没于芳香簇拥的花丛之中,身披层层花粉,追逐着温婉的春风,为贫瘠的土地送去生命;我惋惜于这样一种美,她在记忆中,仅能停留短短一个月。锁眉,轻叹,回眸,她却在晨光下,划出一抹那样好看的弧度,细腻的纹路,宛如她轻盈的姿态般令人生怜,仿佛是在祭奠这一场无法永恒的美。

蝶,亦梦,亦幻,亦是美得那么不真实。我钟情于那曼妙的舞姿,从静谧的花香中姗姗而起,和着晚风,映着皓白的星光,飘然起舞。轻踮,回旋,轻掠水面,袅升起一层薄薄的水雾,更显朦胧,如同流星,如同仲夏夜寂寞盛开的昙花。夜影渐长,而蝶更欢愉。她们簇拥成团,交互舞动双翅,犹如微风过处,引得繁花阵阵沉吟。

有人曾说:“妄想渡过海洋的蝶终将折翼,因为她太软弱。”而我却独爱这折翼的蝶。蝶没有坚硬的躯壳,没有强健的身姿,唯有双翅,是她最强大的屏障。茫茫沧海,她艰难地摆动着美丽却乏力的蝶翼,小小的背影在水浪之上,显得异常单薄,却更像一名小小的战士,步履艰辛地迎向什么,什么,对,是死亡。

闭上眼,仿佛可以有些悲凉地望见海面上几片残破不堪的蝶翼。她不属于繁花簇拥的平原,亦不属于安详栖息的夜空,她就是这般,牺牲美丽,牺牲生命,也要为自己赢得一次推翻软弱之名的机会。

年少时曾外出采蝶。

调皮的孩子们喜欢钳住蝴蝶脆弱的翅膀来回摇动,洒下一地晶莹,一地哀伤,总是直到她们不再挣扎,才愿罢手。然后孩子们嬉笑着跑开,踏过充斥着浓郁春意的草地。三月的阳光还夹带着些许凉意,轻抚过蝶柔软的蝶翼。浮云轻隐,坦露出有些泛白的天穹。年少那些幼稚之举,总是不经意间伤害着一些微小的生命,孰不知那些微弱生命所绽放出的美丽,是何等短暂却坚韧,这渺小的蝶,经历漫长的等待,等待曙光初露,等待破茧成蝶,只为用尽生命绽放出一个月的美丽,即使是飞蛾扑火般奋不顾身,也想成全生命的完整。我独爱这破茧的蝶,展翅的蝶,赞颂这起舞的蝶,折翼的蝶,决非仅是倾心于她的美貌,她的柔媚。这小小的生灵,在宁静如梦的生命之初,支撑着瘦小的身躯,冲破厚重的茧丝,展开莹亮的双翅仰视这浩渺的世界。她像一个倔强的孩子,执意在这乱世之中展现自己绝世的美丽,这份勇敢,这份坚持,已足以令人生叹,令人永铭。

月盈月稀,繁星流萤;独自倚栏,忧愁难消。

蝶影渐密,花香渐浓;临月远凝,柔情深种。

巧戏桃红,梦入泥落;一姿一容,若颜娇羞。

夜谧风融,浅眠小酌;花舞蝶恋,永铭心头。

上一页:

下一页:

2009 /

06-22

所属分类: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