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oll down

学校部门

红楼爱恨 多味人生 ——武汉大学李建中教授为高一同学解读《红楼梦》

作者:

来源:

访问量:

2024-05-14

“开谈不说《红楼梦》,读尽诗书也枉然。”《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小说的高峰之作,也是高中语文教材中整本书阅读的书目。为了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推进学生对《红楼梦》的深层阅读,5月10日下午,华中师大一附中特邀请武汉大学文学院李建中教授,为高一年级全体学生带来了题为《〈红楼梦〉与爱恨》的精彩讲座。本次活动由华中师大一附中科教处、语文教研组主办,高一年级语文组承办。高一年级语文组备课组长赵燕老师负责现场主持,徐惠副校长、科教处主任董方奎、语文教研组组长吴洪涛、高一年级级部主任汪江一和严贤灿、高一年级全体语文老师出席会场。

会场

专家介绍

cfe928e229358f09e863f6cb7e7c0a0

李建中,武汉大学文学院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文艺学学科带头人。武汉大学弘毅特聘教授,武汉大学通识教育中心主任。国家教学名师。兼任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学会副会长,中国《文心雕龙》学会副会长,湖北省文艺学学会会长,大学通识教育联盟常务理事等。先后主持两项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主编两套学术丛书,在《中国社会科学》《文学评论》《文艺研究》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出版学术专著30余部。

讲座详情

讲座伊始,李建中教授向华中师大一附中赠送了武汉大学基础通识课“三大导引”教材——《人文社科经典导引》《自然科学经典导引》《中国精神导引》。据悉,武汉大学所有本科新生都要修读这三门课程,而“《红楼梦》与爱恨”正是《人文社科经典导引》中的一章。

赠书合照

李建中教授首先以《红楼梦》第三回宝玉、黛玉、贾母三人关于读书的对话切入,提出读书包含学习教材、泛览书籍和研读经典三种意涵。而要读好《红楼梦》这样的经典,需要识字、知人、见异,即在把握原书基本含义的同时做到知人论世,以求在此基础上获得对经典独到的领悟。关于《红楼梦》的解读,向来众说纷纭,鲁迅曾言:“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李建中教授指出,鲁迅看见“宝玉看见许多人的死亡”,这便是鲁迅所见之“异”。而“《红楼梦》在感性、理性和审美三大层面的爱与恨”则是李建中教授所见之“异”。

李教授讲学图1

在李建中教授看来,《红楼梦》是一部交织着爱与恨的伟大作品,其爱恨可分为感性、理性和审美三大层面:首先是感性层面的男女之爱恨,表现为“水/泥”论、“宝珠/死珠”论和“泛爱/专一”论,体现了宝玉以及曹雪芹对男女尊卑、情感关系的特殊理解;其次是理性层面的文化之爱恨,大观园的三个园子隐喻儒道释三家文化,而宝黛钗三人的命运走向,也寄寓了曹雪芹对中华文化的复杂心态;最后是审美层面的生命之爱恨,体现在纯洁与污浊、青春与衰老以及个体与族群的相生相悖上。最后,李建中教授还分享了王国维《〈红楼梦〉评论》中的观点,指出《红楼梦》不同于恶人导致的悲剧和命运酿成的悲剧,而是由“境遇逼之”的“第三种悲剧”,是“悲剧中之悲剧”。

9`%P4HI1CV69S$C5IHTN}RF_tmb

在讲授过程中,李建中教授还陆续抛出了多个问题,其中既有“宝玉对黛玉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等知识性问题,又有“怡红院象征哪一种文化”等富有哲理性的问题,更有“如果贾宝玉和林黛玉成婚会怎么样”的“脑洞题”。同学们纷纷举手,争相作答,现场气氛十分热烈。

同学踊跃举手
IMG_256

在答疑环节,李建中教授就同学们提出的问题做出了精彩的解答。关于元春封号的真实性以及省亲过程的特殊性,李教授指出,《红楼梦》作为小说,在具体名号上存在虚构是可以理解的,而元妃省亲则意味着贾府达到了鼎盛状态,对情节有着重要的推动作用。关于秦可卿这一形象在小说中的作用,李教授认为从小说叙事结构和叙事功能的层面论,秦可卿这一人物对于预示人物命运、揭示“梦”的悲剧性主题,有着重要作用。

讲座反响热烈,受到了现场学生与教师的一致好评,同学们纷纷表示本次讲座受益颇多。通过李教授的引领,他们不仅对《红楼梦》有了更深层的理解,也对社会人情、生活命运有了自己的思考。相信通过此次活动,高一年级将会掀起一股“红学热”,让读红楼、品红楼、评红楼的“红学”之风吹遍华师一的校园。

 

学生感想

簪缨花柳繁华地,回首相看已成灰

高一(2)班 李欣桐

今者有幸,览红学之风采,领李先生之教诲。红楼之中,“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前世仙草侍者之缘,今夕凡尘以泪相还。李教授与其中解得“梦”间矛盾之尖锐,余亦有感而发。

李先生道,人各有志,因而互异之人,皆可于其中品得百味,而他所品得者,为“矛盾”。所谓“矛盾”有三,一谓感性上的男女之爱恨,二谓理性上的文化之爱恨,三谓审美上的生命之爱恨。感性上,《红楼梦》中的女性是被神圣化的,在宝玉眼里,她们是“水做的骨肉”,是“宝珠”。而矛盾点也往往在此,宝玉一边认为出嫁的女性终会变成丑陋的“鱼眼睛”,一边渴望着与黛玉成亲;一边泛爱着所有女性,一边又对黛玉情有独钟。在与情的纠缠之间,宝玉显然是一个矛盾的个体。理性上,大观园中的蘅芜苑、潇湘馆、怡红院分别住着薛林贾,也分别代表了儒道佛三种学派。显然,曹雪芹更偏爱道佛家。所谓“怡红”也是“遗红”,起初的红尘滚滚,红颜知己到最后也是落得被遗弃的结局。审美上,《红楼梦》辩证地道出了生命中的纯洁与污浊,点破了社会无纯善的事实。

所谓读时不解其中意,待到明知已惘然,繁华一场《红楼梦》,终是落得“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当时是,簪缨花柳繁华地,人间一场,回首看时已成灰,岂不悲哉!

 

青春之花与死亡之影

高一(21)班 胡涵睿

古往今来,无数个读者眼中有无数本《红楼梦》,一个人在不同的生命阶段也会有不同的解读。初读红楼,我被其中的儿女情长所深深吸引,而李教授的讲座,让我更加理解了这本书的生命意蕴。他引用了鲁迅的评价:“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在我眼下的宝玉,却看见他看见许多死亡。”这为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视野:在大观园中这群个性鲜明、风雅快活的少男少女们的青春之花肆意绽放之时,死亡一直如影随形。

死亡推动了故事情节的发展。贾敏、林如海之死,促成黛玉住进贾府;薛蟠打死冯渊,香菱自此成妾;金钏儿投井自杀,引出贾政与宝玉冲突的高潮;元春暴毙而亡,标志着贾府荣华一去不返。

死亡揭示了文本深意。秦可卿之死,揭露了宁国府内里的丑恶;秦钟之死,似乎在贾府为元春省亲而一派喜乐之际提醒着读者;贾瑞、尤二姐之死,让我们看出王熙凤的心狠手辣;晴雯之死,表明贾府上层的冷漠绝情、下层的心机狡诈,更写出封建大家庭中个人对于自身命运深深的无能为力。

死亡更加深了文本的悲剧性。“悲剧就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红楼梦》其悲剧性正是在青春与死亡,这最鲜艳与最黑暗事物的强烈交织、对比、冲突中达到顶峰。宝玉见证了太多死亡,但最令他刻骨铭心,也最令人们动容伤情的,无疑是林黛玉之死。

李教授指出,林黛玉焚稿断痴情,属于王国维所评论的第三种悲剧:“由于剧中之人物之位置及关系,而不得不然者,非必有蛇蝎之性质与意外之变故也,但由普通之人物、普通之境遇通之,不得不如是。”这不由地引发了我的思考:王夫人、贾政有错吗?站在他们的立场,宝玉是唯一嫡子,更是这个家庭未来的主人,他正妻的人选自然是贤惠大方、明理持家的薛宝钗,胜过体弱多病、性格孤僻的林黛玉。薛宝钗有错吗?为自己的终身考虑,哥哥薛蟠犯罪,入宫待选一事落空,家道中落,怎会再有大户人家愿娶她为妻,嫁与宝玉方为上策。以袭人为代表贾府众仆役有错吗?从自身利益出发,他们肯定希望是行为豁达、待人宽厚的薛宝钗,而非孤高自傲、目下无尘的林黛玉来当自己的主子。

林黛玉周围没有一个是极恶之人,但他们处于自己的立场,出于人之常情,都不愿意黛玉嫁入贾府,我们甚至能理解他们做出这样决定的原因,更无法真正去指责某人。黛玉注定不能嫁给宝玉,死亡甚至是这位少女唯一出路。这种宿命感与深深的无力感,便是林黛玉最大的悲剧所在。

林黛玉死在了为情而伤的深深痛苦之中,死在了她最美好的少女年华。这是一个美丽且身兼过人才华,清高又带着少女纯真的灵魂。而也正是这样一个个“质本洁来还洁去”的鲜活的生命,正在这世上怒放着动人的青春花朵之际,被不可避免地彻底摧毁,才能深深的震撼人们的心灵。

死亡葬送了她们的未来,却也将青春的美好永远定格在人们的心中。

青春在死亡的对比下越发鲜活,死亡在青春的渲染下更显悲哀。我想,这便是《红楼梦》的悲剧艺术,这也是李教授带给我的全新的思考。

 

讲座感想拾贝

高一(2)班 欧阳雨乐: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聆听了李老师关于《红楼梦》的讲座,我于宝玉与黛玉的爱恨中觅得了人生之风月。

从“这位妹妹我曾见过的”宝黛双双欢喜的相遇,到“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悲剧终了,李老师将宝玉内心的矛盾、大家族命运的兴衰和《红楼》悲剧性的展开缓缓托出。动情的讲述、对《红楼梦》的信手拈来、对文学创作的深刻见解,都为我落实《红楼梦》的整本书阅读提下序言。从此读书,愿于《红楼梦》的爱恨中掬一把人生的浮云风月。

 

高一(5)班 张耀戈

卿卿红尘语,懵懵红楼梦。今日听闻李教授的讲课,我对《红楼梦》有了更深的理解。

李教授以生动幽默的风格和新颖创意的互动,深入浅出地带领我们拨开红尘、再梦红楼,从感性、理性、审美三个角度重新架构了红楼梦的内涵。体会男女之爱恨、多元的文化,在美学的海洋中重拾人生的价值,在澄澈的意境中探索红尘的曼妙。宝玉与黛玉的相遇是悲是喜?结局的安排有何奥秘?大观园的一亭一阁象征什么?精妙的问题一个一个从教授口中提出,在教授循循善诱的讲解与分析中,如丢在水中的矿糖般一一化解,化为淙淙细统,涤荡着我们的心灵,启迪我们的智慧。

听完这一节特别的讲座,顿时感到受益匪浅、感悟良多。怀着对《红楼梦》的极度热情与李教授授予的研学方法,日后必会深习本书,循根知底。

 

高一(12)班 李悠然:

听完李教授的讲述,我印象最深的词是“兼爱”。

宝珠和死珠的矛盾,泛爱与专一的统一,这是爱情的赞礼与挽歌;儒道的两难,“遗红”归佛的抉择,这是文化的动摇与皈依;纯洁与污浊的一念之间,个体与族群的难以两全,这是生命的高贵与苍凉……从个体的男女情愫到民族的文化偏爱,再到生命的宏观大爱,随着李教授环环相扣的讲述,我们的视角渐渐宏大,格局慢慢开阔,时而入乎其中,品其荟萃;时而出乎其外,俯观其盛。直到李教授给出第三种悲剧的定义,“人的本质是悲剧”,其言铮铮,方有訇然中开之感;“千红一哭”,“万艳同悲”,这是普通境遇逼出的千百悲剧,这是千般苍凉、如梦一场的生命悲歌。红楼其书,需要我们用一辈子去读懂,去看透,去完成。

 

高一(12)班 叶可萱:

初闻讲座的主题——“《红楼梦》与爱恨”,以为是要讲宝黛钗和贾府上下的爱恨纠葛。看到李教授的提纲,才知这“恨”乃遗憾、无奈之意。李教授不肤浅地停留于情爱,而从感性之男女爱恨、理性之文化爱恨、审美之生命爱恨三个层面探讨了《红楼梦》中未解的矛盾,带我们从“爱恨”这一小切口窥见红楼之大世界。蒙曼老师说《红楼梦》在讲真情;鲁迅说《红楼梦》在讲死亡。爱与恨,好与了,皆是真情与死亡本质的反映,通过李教授的讲授,我们对这些矛盾的命题有了更具体而深刻的体会和理解。李教授非常鼓励我们回答问题,会场踊跃发言和提问的氛围,让一股自由的“红学”之风吹进了初夏的华师一校园。

 

高一(18)班 王欣娅 余泉:

在阅读《红楼梦》以前,我们所认为的悲剧是这样的:好人结局悲惨,坏人结局幸福。

可在红楼中,谁是坏人?

这本书的人物无不是丰满的、立体的。我们会喜爱黛玉的天真率直,又会对她的任性摇头;我们会害怕王熙凤的心狠手辣,又会称赞她的聪明能干;甚至是对于“不就是一个老婆子”的刘姥姥,我们在最后有认识到她那流淌在粗鄙外表下的高尚灵魂。

世界上很多事并不是非黑即白,人也是如此。我们习惯用一个词“精准概括”他人,习惯用几个标签框定他人,也因为这样,我们常常忽略他们身上其他的属性,从而导致了“好人的某一个行为不在大众的预料之中便引来众多非议”的现象。

这样想来,在没有“坏人”和“好人”的“红楼”世界里,我们该怎样定义悲剧?

听了李老师的讲解,我们才明了这本书的中悲剧很特别。《红楼梦》中的悲剧是境遇造成的。在封建时代,在那样的大家族中,贾府的人当然会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比如,采用了直接导致最后悲惨结局的掉包计。那些被今天的我们看不惯、认为不对的行为,很多都是当时那般境遇中的他们唯一的可选项。正如王国维所言,这本书不是由恶人造成的悲剧,也不是由命运造成的悲剧,而是第三种——由境遇造成的悲剧。

在讲座中,李老师从三个层面的矛盾展开解读了这部经典,让我们惊奇发现“《红楼梦》还可以这么读”。也是,经典就是这样,让人感觉常读常新。于是,我又再一次翻开了这本书。

 

高一(20)班 陈馨贝: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红楼梦》是中国古代文学史上一部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品,被公认为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其思想内容博大精深,文化内蕴极其丰厚,然而对我们来说仍是深意难解、晦涩深刻。在听了李教授的讲座后,我才明白《红楼梦》原来是一场宏大的爱恨。诚然,这不仅仅是男女之爱恨,更是文化之爱恨、生命之爱恨,是思想的冲突,也是一桩彻头彻尾的悲剧。在感性层面上,男女之爱恨尚让我赞叹《红楼梦》艺术之高度,而理性层面上的“文化爱恨”更是让发我大为惊服。贾宝玉心中的“佛”,林黛玉心中的“道”,薛宝钗心中的“儒”,皆是那个时代的文化缩影。一面是志同心合的道之清高,一面是世人皆往之的世俗之儒,这是文化的冲突、文化的爱恨。而在我眼中,宝黛钗三人的爱恨纠缠,又何尝不是一种理想与现实的激烈交锋?宝玉是个理想化的青年,他所喜爱的、追求的,从来都不是宝钗劝导他求取的功名利禄、贵族公子小姐的守矩与端庄、方寸庭院间的琐碎生活,而是与黛玉共同梦想的风光霁月、青枝幽柳,是任情任性、目下无尘。然而理想再美好,也没能抵过残酷的现实。宝玉虽一直追求着真性情,也终没能免与宝钗大婚、黛玉逝去的结局,曾经的理想与美好破灭,宝玉终被现实与生活的压力所捕,押入传统与世俗的牢狱。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悲凄的无可奈何,一场极现实又极痛心的悲剧?

 

高一(22)班 邢芷瑜:

5月10日,武汉大学红学专家李建中教授莅临我校,为我校师生开展《红楼梦》导读专题讲座,传播国学经典文化。聆听完本次讲座后,我受益匪浅,感想颇多。

一是收获了很多文化常识。其中一部分是具体的基础知识,如古代婚丧嫁娶的制度及规格要求,又如亲戚之间的相互关系与称呼。另一部分是书中的细节知识,如宝黛相见的第一句话是“妹妹可曾读过书”而不是“这个妹妹我见过的”。掌握了这些细节要点,我变得更加“懂行”。

二是思想方面。一方面,李建中教授拓宽了我看待全书的角度。李教授从女权、兼爱思想、悲剧理论、人物自身矛盾等方面深度剖析了部分章节的主旨,使我能够以更加多样的视角审视这一步文学巨著。另一方面,李教授的讲座也加深了我思想的深度,使我能够透过人物表面的冲突看见背后“文化之爱恨”与“生命之爱恨”等深层矛盾。

总之,本次讲座的召开让我在知识和思想层面收获良多。我从中领略了国学经典的传世魅力,也体会到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

2024 /

05-14

所属分类: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