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oll down

学校部门

好读书,读好书!| “走进华中师大一附中图书馆‘悦读•乐享’”系列活动之(第八期)戏剧类:“戏剧经典”(三)

作者:

2021级高二年级Ⅱ部(13-18班)同学

来源:

科教处

访问量:

2024-05-07

“畅游书海,感受阅读快乐;浸润书香,分享阅读体验。”为全面落实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更好地推动华中师大一附中普通高中新课程新教材实施国家级示范校建设,倾力营造“读好书,好读书”的书香校园文化氛围,学校开展“走进华中师大一附中图书馆‘悦读·.乐享’”系列活动,旨在激发每一位师生读书的兴趣,培养良好的学习习惯,通过与书本为伴、与经典为友、与大师对话,开拓视野、陶冶情操、提升素养,培养“未来世界的引领者”,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

华中师大一附中图书馆作为学校的文化地标,藏书多达九万多册 ,不仅承载着师生们学习阅览、资源获取、学术科研的需求,也发挥着环境育人、文化育人的重要作用,“悦读·乐享”活动将陆续推出同学们推荐的华中师大一附中图书馆馆藏书籍,引导同学们在书籍、信息资源丰富的时代,学会选择读什么书,如何智慧地读书,在阅读分享之中成长为有文化高度、有思想深度、有人文气度的人。

让更多的人,读更多的书。传递阅读的星星之火,感受智慧的静水流深。我们定期推出“走进华中师大一附中图书馆‘悦读·乐享’”系列活动的相关报道,让我们的高中生活有诗、有书、有远方!

本期“走进华中师大一附中图书馆‘悦读·乐享’”系列活动推出2021级高二年级Ⅱ部(13-18班)同学阅读推荐的戏剧类优秀作品专辑(三)。指导老师为语文学科邵凡辉老师,让我们一起来欣赏同学们推荐的戏剧类书籍吧!

推荐书目:

1、《上海屋檐下》(夏衍 著)

2、《玩偶之家》(【挪威】易卜生 著)

 

指导教师:邵凡辉

华中师大一附中高二年级Ⅱ部语文教师,旸谷文学社导师。获第十七届“全国语文教师四项全能竞赛”教学方案一等奖、教学课件一等奖、下水作文二等奖。所开设选修课“诗歌鉴赏与创作”,入选优秀校本课程。在《齐鲁文学》《青年文学家》《青年诗词》《南粤诗刊》《心潮诗词》《墨乡》等杂志发表散文、现代诗、格律诗若干。

 

导 语:

当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戏幕就拉开了。我们与不同的人搭戏,也自己演独角戏,甚至写戏让别人来演。我们或许是农人、医生、航天员、理发师、小说家、快递员、厨师、舞者、官员、画家……但本质上,我们都是人生这一剧本所选定的演员。无论“to be or not to be”,上天作为导演,从来不曾喊停。请记住,从呱呱坠地,登上舞台的那一刻起,我们可以是粉面含春的娇娥,可以是饱经沧桑的君王,可以是满腹经纶的书生,可以是浴火重生的主妇,可以是矢志报国的学生,可以是百折不挠的斗士,可以是冷眼旁观的哲人,可以是爱因斯坦的助手,可以是米开朗其罗的老师,可以是与屈原对谈的渔父,可以是大观园里的丫头,可以是第一个火星登陆者,可以是贩夫走卒,可以是钦差大臣,可以是下一个白乐天……作为一个角色,我们并不比谁高贵,也不比谁低贱。现在,我们仍在戏中,请列位一一就位,倾情演出。

 

“悦读·乐享”推荐人:李君贤(高二17班)

 

阅读推荐: 《上海屋檐下》(夏衍 著)

 

 

【书籍概况】

《上海屋檐下》以被捕入狱多年的革命者匡复被释放,来到好友林志成家探询自己当年分别的妻子林彩玉和女儿葆珍的下落,却得知妻子已与好友林志成同居,三人都陷入内心矛盾和痛苦之中的故事为主线。又穿插了被迫出卖自己的女人施小宝,勉强糊口的小学教员赵振宇,落魄书生黄家楣,无名报贩李陵碑的故事。

 

【推荐理由】

他们的故事是从20世纪三十年代的上海剪裁下来的一段灰色生活,也是那个时代每一个小人物的生活。从他们的故事中我们足以窥见那个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上海中形形色色的人。

 

【书海拾贝】

匡复:请问,这儿有一位姓林……(看见林志成,仔细地认了一下)啊,你就是志成!我真找遍啦!

林志成(太意外了,使他睁着充血的眼睛,倒退了两步)你……你……

匡复:你不认识我了吗?我……

林志成(细细地看了之后,面色变了)啊,复生!什么……

匡复:(热烈地伸手过去)啊,我变啦,要是在街上碰到,怕再也不会认识我吧!(苦笑)

林志成:(哑然如遭电击,不知所措)啊!——

匡复:(热情地握住了他的手)志成!

林志成:(一瞬间爆发出遇见了旧友时的感情)复生!你回来了!你!(差不多抱住了他,但是一瞬间后,面色又惨变了)

 

【读书札记】

故事发生在上海的一个大弄堂里,并且开头的背景写道黄梅时节,雨不曾停下,但又加了一句,或许几分钟之后,又会透出不爽朗的太阳,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夏衍成功刻画出一个典型的家庭妇女形象——赵振宇的妻子。在艰辛的生活磨砺下,她对困窘生活有着无尽埋怨与不甘。她贪图小利,买菜时连抢带夺地多抓了一枝茭白。对“廉价摩登少妇”施小宝,只有鄙夷与厌恶,甚至施小宝出于好心送给她女儿的方糕也不肯让女儿吃,即使她并不确定施小宝是否真的是一个不洁的女人。对于高谈阔论的丈夫总在抱怨,认为他讲得那些都是骗小孩的东西。面对儿子关于工资利息题的提问,想到自己一家的微薄收入,便表现出对贫富差距极度的不满,气哄哄地说:“你去问有钱的人,我一生一世也不曾见到过三百五十块……”,这种种逻辑看似蛮横,实则又何尝不是夏衍流露出的深深的叹息与悲哀。叹国人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大动肝火,哀国人又不得不为生活而努力挣扎。

再看落魄书生黄家楣,由于刚刚失业了,自己与妻子桂芬过的并不如意,这使他的父亲又来上海看孙子,便不得不为了脸面而当掉妻子桂芬的东西。他骗父亲自己在一所青年学校教书,结果父亲一次坐电车时看见了学校,便大喊那是家楣的学校,引得全车人大笑。这便是一个父亲为儿子事业有成的骄傲。但当我看到引得全车人大笑时,我认为这种笑是城里人对于农村人的嘲笑,也可以理解为一代人对另一代人的嘲笑。或许这一代人认为上一代人落伍了,又或者他们太笨了,但他们并非如此。就像我最近看的另一本书《三体》中公元人的面壁计划与阶梯计划,被后来的人们认为是盲目的计划,但最后无一不对人类产生了巨大影响。而这本书的最后也证明了黄父虽然耳朵不好,是个乡下人,但最后仍敏锐察觉到了他们生活的困境,在走时留下了自己的血汗钱来帮助他们,这或许就是一个年迈的乡下父亲用尽全力为儿子最后能提供的帮助吧。

这个时候再来回看主线。作者没有去叙述他们三人的过去,而只用葆珍“拖油瓶”的身份来表明林志成与彩玉之间微妙的关系。当匡复在这个上海屋檐下出现的时候,林志成“哑然如遭雷击”。看的这里我以为会有一场暴风雨到来,可能是友人之间的争吵等。但到来的却是和风细雨。当林志成下定决心说出真相,祈求匡复的审判自己的时候;当彩玉羞愧于自己的行为,最后讲出“为了生活不得不”的时候,匡复没有愤怒,没有责问,而竟是“颓丧地”低声说:“我不该来看你们”。这时林志成退场,留下了曾是夫妻的二人。接着到来的竟是由彩玉发出的提问:“你为什么这么多年不写信”“你不是说要给我一个幸福的生活吗?”。接着二人感情升温,我以为他们似乎要复好了,但当彩玉与准备离开这里的林志成交谈时,匡复偏偏又听见了即将出走的林志成与彩玉分别之言中包含着八年患难与共的深情厚谊。于是,将欲出走的林志成还未起步,而相别多年方找到妻女的匡复却决然出走。没有拥抱,没有握手,只留下一纸便笺:“我很高兴地知道了你们的结合并不单是为了生活。我明白我留在这里会扰乱你俩的安宁。我永远的爱着你们。”

最后,故事在雨中开始,又在雨中结束。黄父留下了自己的血汗钱,匡复离开了屋檐走向雨中,施小宝衣衫不整眼含泪光的回来,李陵碑醉酒回来但依旧唱着歌,但是赵振宇与孩子们却在唱着救国家。这个时候再看开头的背景:黄梅时节,雨不曾停下,或许几分钟之后,又会透出不爽朗的太阳。确实雨不曾停下,最后他们的结局都不好,但孩子们唱的歌或许就是那不爽朗的太阳,或许这些孩子真的能救国家。

《上海屋檐下》其实还有很多我们可以联想的地方,比如,施小宝口中的丈夫Johnie究竟会回来吗?他是否早已丧生,又或者另寻新欢?匡复他究竟为什么入狱,是因为他参与了那个年代的革命吗?彩玉口中曾经年轻的匡复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匡复他最后离开了屋檐之下,又走入了雨中,他明白了什么?他又会去哪里,是去寻找没有雨的地方吗?雨究竟是什么?还有许多问题没有解答。这些都由我们来决定,作品是开放的,从来都没有标答。

 

邵凡辉老师点评:

作者用细腻而生动的笔触,带我们走进旧上海的屋檐之下。那不曾停下的雨,点点滴滴都是疑问,幸运的是作者给了我们一个完美的回答。

 

“悦读·乐享”推荐人:邱晓雅(高二18班)

 

阅读推荐: 《玩偶之家》(【挪威】易卜生 著)

 

【书籍概况】

《玩偶之家》是一部三幕戏剧。女主人公娜拉为给丈夫海尔茂治病,瞒着丈夫伪造签名向柯洛克斯泰借钱,无意犯了伪造字据罪。多年后,海尔茂升任经理,开除了柯洛克斯泰,后者拿字据要挟娜拉,海尔茂知情后勃然大怒,骂娜拉是“坏东西”“罪犯”“下贱女人”,说自己的前程全被她毁了,而当危机解除后,又立刻恢复了对妻子的甜言蜜语。娜拉认清了自己在家庭中“玩偶”般从属于丈夫的地位,当丈夫的自私、虚伪的丑恶灵魂暴露无疑的时候,她最终断然出走。

  

【推荐理由】

《玩偶之家》创作于1879年,被称作是“一颗投入资产阶级中心堡垒的炸弹”。剧作通过描写一个家庭从“幸福美满”到分崩离析的过程,以小见大,揭露了资产阶级外表繁荣幸福与内部丑恶腐朽的尖锐矛盾。在整部作品中,女主角娜拉从“一个深爱且崇拜着丈夫的妻子”到“毅然出走的独立的人”的转变震撼人心,并且时至今日仍具有现实意义,引人深思。

 

【书海拾贝】

娜  拉:明天我要回家去——回到从前的老家去。在那儿找点事情做也许不太难。

海尔茂:喔,像你这么没经验——

娜  拉:我会努力去吸取。

海尔茂:丢了你的家,丢了你丈夫,丢了你儿女!不怕人家说什么话!

娜  拉:人家说什么不在我心上。我只知道我应该这么做。

海尔茂:这话真荒唐!你就这么把你最神圣的责任扔下不管了?

娜  拉:你说什么是我最神圣的责任?

海尔茂:那还用我说?你最神圣的责任就是你对丈夫和儿女的责任。

娜  拉:我还有别的同样神圣的责任。

海尔茂:没有的事!你说的是什么责任?

娜  拉:我说的是我对自己的责任。

海尔茂:别的不用说,首先你是一个老婆,一个母亲。

娜  拉:这些话现在我都不信了。现在我只信,首先我是一个人,跟你一样的一个人——至少我要学做一个人。托伐,我知道大多数人赞成你的话,并且书本里也是这么说的。可是从今以后我不能一味相信大多数人说的话,也不能一味相信书本里说的话。什么事情我都要用自己脑子想一想,把事情的道理弄明白。

 

【读书札记】

戏剧第一幕一开场,娜拉好像真的是天真的“小松鼠”“小鸟儿”,偷偷吃杏仁饼干,撒娇让丈夫给她点零用钱;但随着剧情发展,我便知道她“并不像你们所说的那么不懂事”——她有足够的勇气借债为丈夫治病,也有毅力辛苦地凑钱还债,甚至在得知柯洛克斯泰要起诉她时,也毅然决定牺牲自己也不能拖累丈夫。最初的她是一个慷慨、善良、重情义、热爱生活,并且一心爱着、崇拜着自己丈夫的妻子。

在我看来,这部戏剧最出彩的,除了娜拉出走前的宣言,还有托伐·海尔茂的形象设置。许多文学作品(包括现在的)所描写的女性的“出走”,都建立在另一半品行不端的基础上;但海尔茂并非道德败坏的不法分子,相反地,他甚至算得上一个“模范公民”,一开始与娜拉的互动看起来也是相当恩爱。海尔茂的确待娜拉很好,但他对娜拉的“好”是建立在“娜拉是他的所有物”这一基础上的。娜拉于他而言,与一只可爱的小猫小狗并无区别,他并不希望娜拉有自己的思想与见地。

娜拉在出走前说:“现在我回头想一想,这些年我在这儿简直像个要饭的叫花子,要一口,吃一口。托伐,我靠着给你耍把戏过日子。可是你喜欢我这么做。”海尔茂称其为“不讲理”“不知好歹”。海尔茂的态度正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现实。当时,绝大多数人并没有将女性看作独立的个体,正如剧中所提到的法律:“做老婆的不得她丈夫的同意没法子借钱”。海尔茂与当时的大多数男性一样,极好面子又常常自诩得意,在家中将妻子当做没有主见的“玩偶”,虚伪而自私。甚至这部戏剧上演后,代表“上流社会”的舆论和报纸对于这出戏的结尾提出了严重抗议;剧院不敢上演,只能要求作者将第三幕改为“大团圆”的结局。

讽刺的是,某网站中,这部作品被赞同最多的评论竟然是“其实海尔茂是个极正常的男人”——多么可悲!距离这部作品问世已有一个多世纪,人们的观念仍是根深蒂固、难以改变:无数在各行各业卓有成就的女性总会被问“你如何平衡事业与家庭”,千千万万的女性仅仅因为性别而被质疑工作能力……女性被当作“玩偶”的不公事实仍在延续,成千上万个“娜拉”或毅然出走,或被迫留下。可笑又可悲的是,像海尔茂那样“好胜、要面子”的男性被赞为“男子汉”,促使更多男性以此为荣,甚至将“看低女性”当成体现所谓“男子气概”的方式。

“但娜拉毕竟是走了的。走了以后怎样?易卜生并无解答;而且他已经死了。即使不死,他也不负解答的责任。”这是鲁迅先生的看法。娜拉走后怎样?在当时的环境中,她很可能无路可走,最终堕入深渊;也有可能见识了社会的复杂,转而回家。总有人在讨论娜拉出走后可能会遇到的麻烦,或质疑她的选择过于孩子气。但我想,我们不必探求娜拉出走后的状况,娜拉出走的意义就在“出走”本身。正如有人感叹:娜拉的出走,留下女性一生都将追寻的背影。

 

邵凡辉老师点评:

 诚如作者所言,娜拉出走的意义就在“出走”本身。当千千万万个娜拉走出“玩偶之家”,世界将自由可爱,璀璨夺目。

   

 

 

2024 /

05-07

所属分类: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