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oll down

学校部门

【“德育30人”候选教师育人理念展示(12)】吴洪涛:我该对学生终身负责吗

作者:

来源:

访问量:

2021-05-24

十年前,一个叫王娜的女孩在电台制作了一个音乐节目,把一组歌曲通过电波全部送给了我,让我感动异常。她,是我大学毕业后所教的第一批学生中并不起眼的一个。在她工作以后,每到我生日的那一天,她都会打电话给我,跟我谈学习谈生活。即使我从未主动给她打过电话,即使至今她仍以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的形象存在于我的脑海中。每一次接到她的电话,我都有作为教师被尊重的幸福与骄傲。然而,我也时常疑惑:我给了她什么,值得她长久地信任我?我总以为,学校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从不渴求毕了业的学生永远地记得我,感激我,甚至在大街上看到我好像不认识一样,我也毫不在乎。我总以为给了学生三年的教育便算尽到了我作为教师的责任。然而,每当听到有家长说,××学生写字很像你的笔迹,××学生受你的影响选择了读文科,××学生像你一样的认真时;每当毕了业的学生还给我写来长长的一封信,或是还来母校找我谈他的苦闷,请教生活上的难题时,我越发惶恐:我给予学生的,难道不是一种阶段性的教育,而是一种终身教育吗?

面对现实,我痛心于许多经历了高考压力的学生一进入社会,就发现自己不会学习,不愿学习,甚至不能学习。静下心来思考:作为教师的我该对学生终身负责吗?

我常常在内心呐喊:我是教师,但我不是神。我也有私心,我也会懒惰,我也渴望丰富多彩的生活。然而,学生们的一句“老师,这可是你说的呀”让我语塞;家长们的一句“我的孩子特别听你的话”让我压力倍增。我终于明白:“教师是灵魂的工程师”绝不是我们自诩的,也不是别人给我们戴的高帽子。教育对学生的影响就像涂抹在画布上的色彩,即使你尽力地要把它抹去,也会留下永不消逝的痕迹。于是,我不再把日子看得漫长,不再把教完了一届看作是解放。既然我要对学生终身负责,就该把每一天的每一句话、每一种教育形式以最佳的状态表现出来。

首先,我要让学生学会求知。即使我很善于研究高考题,但我的学生不能做解题的机器。语文学习一定会影响他们的终身。所以,我引导他们积累文化知识,学会感受社会生活,让学生们成为知识包罗万象的资料库,为自己的一生储备“积蓄”。其次,我要让他们学会合作、学会生存。我曾给好几届学生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家境贫寒的学生,以距离录取分数线二百分的成绩在高考中落榜了。父母变卖了所有家产送他复读。自觉没有希望的他,心疼父母的他,为了让父母彻底失望,好尽早出去打工,就故意不好好学。于是遭到了班主任的多次训斥。忍无可忍的班主任甚至在全班同学面前称他为“那个差二百分的复读生”。我常常问我的学生:如果是你,面对这样的羞辱,你会怎么做?那个学生的选择是:发奋苦读。最后以高出录取线二百分的成绩考上了重点大学。我当然不赞成那个班主任羞辱学生的做法,我只是要告诉学生:自暴自弃甚至报复批评自己的人只会让别人更坚信你的拙劣。只有奋发向上,你才可以以优异的成绩和表现向鄙视你的人宣告:你错了。曾经,我的一位学生与某一位老师产生了误会,由于恨这位老师,他经常闹情绪不上学。眼看着高考的日子临近了,焦急的我用这个故事启发他,使他重新回到与老师合作的状态中。在他毕业的那个教师节,我收到他从上海寄来的贺卡,一句“在复旦,我会更加努力,以新的成绩回报恩师”让我感慨万千。这样一些学生的成长,让我更加认识到,对学生心灵的教诲产生的影响,其实更有利于成绩的提升。而好成绩给学生一生更好的成才平台,才是他们一生感激我们老师的原因。

著名教育家魏书生说:“给学生一种广阔、高远的人生境界与立足点,让学生的心灵由狭隘走向广阔,由自卑走向自信,由懒散走向奋进……”是啊,作为教师,我肩负着学生的未来。虽说教育并不是万能的,但我绝不能让学生从我身旁经过时带上阴影继续人生的征程。

老师们,让我们担负起对学生终身教育的责任吧。尽管这责任太重,我们也要勇敢地对他们说:孩子,我该对你终身负责。

 

 

 

 

 

吴洪涛,华中师大一附中高级教师,语文教研组长,湖北省特级教师。先后被评为湖北省优秀教师、湖北省师德先进个人、武汉市学科带头人等。

从教近三十年,一直在一线教学且勇挑重担。无论带多难管的班级,始终秉承“对学生终身负责”的德育理念。在语文教学上,力求让学生爱上语文,学好语文;历届学生高考成绩优异。在班主任工作上,力争让学生成才成人,成就人生;2018年所带班级被评为武汉市先进班集体。在教研组活动中,力促年青教师成长,做好传帮带;指导多位年青教师获得全国及省市优质课一等奖2018年所带语文教研组团队被华中师大评为“巾帼文明岗”,2019年带领高三语文备课组在当年高考中取得优异成绩,获校奖励基金立项奖。

 

2021 /

05-24

所属分类: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