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oll down

学校部门

简谈 梵 高

作者:

高一(九) 梁思齐

来源:

本站原创

访问量:

2014-06-04

论及美术,首先想起的是他——梵高,他用艺术与生命铺展色彩,挥洒成他的灵魂。

梵高的童年是一种细腻而温和的色调,像荷兰四月的风拂过的青草一般,漫溢着幸福与希望,所有的梦想才刚开始萌芽,永远是一种微笑的青色。

随即盛开的《向日葵》装点着他的梦想,色调很明亮,亮得让人想到日本童话家安房直子小说中一望无际的花田。这种明亮不知他在开枪自杀的那一刻还记得吗?

读过一首诗,诗末句为“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这是典型的中国文人的情致。夜已深,烛影摇红,闲坐对棋,当时很令我神往,然而他却用一幅《艺术家的房间》来等待朋友。除了房是一个以外,其余基本上是成双成对的,连门都有两扇。其实,画作品,本来就是艺术家个人情感的外化。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所言:“一切景语皆情语”亦与此相通。现在想来只感受到一种浅浅的天蓝色,流淌在纸间,怀着浅浅的期待,简简单单的徘徊在纸间。

然而,苦难与挫折却是他的情人,她热烈地拥抱着梵高的每一段生命历程。中国古代士子之间,若“道不同”,则“不相为谋”,而当他与他的朋友之间意见出现分岐时,他用他的左耳宣告友情的终结。他陷入艺术的漩涡,思绪在他的脑海里翻腾、激荡、交织、旋转,他来不及理清这些,就住进了精神病院。

那里,他在一个夜晚,看见了金星的线路,也找到了他灵魂出游的线路,于是《星夜》就定格在了他的纸上。

星星在旋转,气流在涌动,夜空也随之流转。很多的时候,我们看到的事物,都并非真实,然而用感性认识的事物,有时更接近事物最初的形态。夜空本来就是在旋转的呢,变迁着、流逝着,把时间编织成一条通途,由原点出发,寻觅自己的终点。

就这样被这幅画带入,那些时显的渐变线条,那种感觉让我真的很想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就找一片草地,带一个睡袋,在夜空下躺着看星星,看多年以前的比邻星,看宇宙的最深处,也看看我自己的灵魂,让星光、青春同时与自己想遇。

深邃的蔚蓝以及明亮的星就是梵高在这里的主旋律。

阴郁伴他走过最后的日子。黑或蓝压抑着画面,凄迷的小路,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

但是,我以为,只要有那么一丝丝微微的共鸣,这一刻于我,于他,都已是隽永。艺术的作用,就在于能让一个人孤独的灵魂,在那一瞬,找到同类,让情感得到依靠,让无法言说的感受,找到一个载体。

术,是一种方法。

而美,是一种感受。

指导老师:李克全

2014 /

06-04

所属分类: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