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oll down

学校部门

《郎郡诗校长,我们永远记得您 ——华师一附中同事及学生的悼念文集》

作者:

屈哲(编辑整理)

来源:

访问量:

2017-03-24

 

 

 郎郡校长,我们永远记得您 

——华师一附中同事学生的悼念文集

 

编者按:

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前身为中南实验工农速成中学, 创办于一九五零年九月十三日。郎郡诗校长是学校创始人之一,他同时也是学校建校初期的中南实验工农速成中学学校领导,1958—1974年曾担任华中师范学院第一附属中学校长,为学校的建设做出了不可估量的功绩。华师一附中的校友会领导和老师曾多次去郎校长家中拜访,传达全校师生及各届校友对郎校长的问候。特别在得知郎校长意外摔伤后,于2017年元月3日探望刚出医院在家静养的郎校长,祝愿郎校长身体早日康复。没想到元月24日,郎校长仙逝了,享年92岁。虽然,郎校长驾鹤西去,但郎校长严谨求实的工作作风,严以律已、以身作则的师德风范仍影响着一代又一代华师一人。各届校友纷纷以各种方式悼念郎校长,表达对郎校长的怀念。现刊登我校教师及校友传回母校怀念郎校长的文章与诗作,以飨读者。

 

 

 一、郎校长对华师一附中的丰功伟绩

 

音容宛在 教诲永存

——悼念德高望重郎郡老校长

(编辑华师一附中学校办公室

 

 

“要不就不做,要做就做最好”这是他对自己的要求,“国家给我一份信任,我就不能愧对这份信任,我要尽毕生之力让华师一成长为华中教育领域的精英”这是他对教育的使命。他就是我们敬爱的郎郡诗校长,他的一生都与教育事业紧密联系在一起,他默默耕耘,为华师一附中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

2017年1月23日,建校初期的中南实验工农速成中学校领导华师一附中原校长郎郡在医院安详离世享年92岁

 

华师一附中的三任校长

袁福(左)、郎郡诗(中)、李水生(右)

 

翻看郎郡诗校长在学校的老照片,总给人一种意气风发感觉。五十年代拍的照片都已经斑驳,照片中郎校长则风华正茂,他是华师一附中的奠基人。六七十年代,华师一渐渐成长,照片中的郎校长正值盛年,顶着华师一附中的一片天。离休后的郎校长已是满头华发,他依然用心守护着华师一附中的壮大和发展。如今郎校长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他音容宛在,教诲永存。

 

一种开创充满使命

1950年5月,潘梓年、赵君陶等著名革命教育家带领八位同志,开始创建了中南实验工农速成中学,即华中师大一附中前身。按照中南军政委员会教育部的要求,中南区的学校必须在当年8月即开始招生。尽管只有3个月的时间,尽管身处百废待举的环境,尽管物质条件和人才储备都处于极度匮乏状态,但华师一附中的前辈们没有懈怠。因为他们知道,这既是祖国的命令,也是时代的要求。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曾是战争年代手拿钢枪的战士;当战争结束,他们响应祖国和时代的呼唤,迅速而又顺利地转换角色,放下钢枪拿起钢笔和教鞭,开始了教育领域的新“长征”。

 

 

建校初期的工中校领导

(上排:寒奭  袁福  郎郡诗;下排:李峰  牟政)

 

当时,由牟政同志任副校长,郎郡诗同志任行政处副主任,黄静仁同志任会计,郝黎同志任总务干事,左焕棨、易有奇同志任教导干事,傅春山、邓凯同志任炊事员。虽然分工如此,但谁都没有只按分工来。工作条件差,建校任务重,郎郡诗同志和大家一样:除了完成正常工作外,还轮流上街买菜,自己管理伙食,既是工作员,又是服务员、采购员、炊事员,实行包干制待遇。就是在这种条件下,同志们依然朝气蓬勃,精神振奋,对未来的新型工农速成中学投入了最大的热情。这一段时期,被称作“昙华林时期”,是学校的一个筹备阶段。8月中旬,学校决定办在中原大学校区内,大家旋即撤离昙华林。9月上旬,在中原大学西区木板房(现中南财经大学西区)开学上课。每每忆起往事,郎郡诗校长总是对这一段白手起家的艰难岁月恋恋难忘、感慨万千。

有一种高度代代传承

“中南实验工农速成中学”,简简单单十个字,却蕴含着极为丰富的信息。这些信息中,既包括那个火样年代的特殊印迹,也包括了华师一附中代代传承的特殊高度。

 

 

中南实验工农速成中学开学典礼合影

1950913日摄)

 

一是学校地位特殊。学校在办学之初受到中南局和中南军政委员会的极大重视。郎校长曾说过:“工中的财务经赵君陶同志努力,经费比一般中学、甚至大学还多些。有一件事很能说明,当时学校没有汽车,物资运输的困难很大,我写了个报告,赵君陶同志呈上去,最后批了27000元,购置了一部苏联汽车。这在当时,连中南大学也没拨到新汽车。”对于学校成立之初即能享受如此“待遇”,郎郡诗并没有引以为傲。国家给予了这样优厚的待遇,说明华师一是国家在教育领域注目的重点。“国家给我一份信任,我就不能愧对这份信任,我要尽毕生之力让华师一成长为华中教育领域的精英”。经历了华师一建校全过程的郎郡诗这样想,也这样做了,毕生心血换来了华师一的稳健成长。

校舍变了,校址变了,老师和学生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学校的特殊地位始终没有变:建国之初的中南实验工农速成中学,直属中南军政委员会教育部领导,是中南局眼中的希望;如今的华师一,已成长为全国著名重点中学、湖北省窗口学校,是华中地区教育的龙头,是荆楚大地上一面迎风飞扬的教育大旗。

 

中南实验工农速成中学大门

 

二是学生群体特殊。建校之初,来校学习的学生有工人、农民,还有解放军战士,他们的政治觉悟很高,其中90%都是党员。1958年,中南实验工农速成中学结束使命,华师一附中取而代之,所招收的学生依然是初中毕业生中的尖子。直到现在,在湖北省诸多高中学校里,华师一附中依然是全省各地乃至全国各地优秀初中毕业生向往与追求的第一目标。

 

 

华师一附中的部分创建人
   

 三是教师群体特殊。俗话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若想建成一个好学校,没有优秀的师资力量怎么行?所以,在中南工农速成中学建校之初,郎校长即配合时任中南教育部中小教育处处长的赵君陶同志,确立了建校最重要的条件——师资。当时学校的教师都是赵君陶等同志从六省二市(六省:湖北、湖南、河南、广东、广西,二市:武汉市、广州市)挑选的优秀教师来汉任教。这一批才学与师德俱佳、责任心与使命感兼备的优秀老师,在中南工农速成中学的使命结束之后,转而成为华师一的教坛前辈,以自己的扎实学问与敬业精神感染、影响着当时的学子、后来的教师。作为华师一附中的第一任校长,郎郡诗不仅抓教学管理,也身体力行走上讲台。1963届的一位校友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这样评价郎校长的教学“郎郡诗的政治课,把大家引入了阶级博弈的大千世界”,时隔半个世纪,郎校长为学校日夜操劳的敬业精神还让当时的学子念念不忘。

 

中南实验工农速成中学时期的师生合影

 

四是课程特殊。中南实验工农速成中学将初一到高三的六年的课程压缩成三至四年完成。第一届集中一个班三年完成学业,全部升入大学,现在绝大多数在国家的国防领域,成长为业内的权威。郎校长根据学生的特点来设置、改革教学课程体系,这个传统华师一不仅没有丢弃,而且做得更好。

 

 

华师一附中老教师合影

地位的特殊、学生的特殊、教师的特殊、课程的特殊,这四种“特殊”形成了华师一办学之初的鲜明特色。办学的硬件可以购买可以复制,但是这些宝贵的“特殊性”,是其它任何一所学校无法复制的。如今华师一附中依托这种特殊地位,吸引一批又一批优秀学子,不断锤炼优质的教师队伍,引领课程改革的潮头,让自己始终保持在我国基础教育领跑者的高度。

2017 /

03-24

所属分类: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