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oll down

学校部门

紫丁香谢 凤凰花开

作者:

陈环宇(2008届校友)

来源:

华师一校友会

访问量:

2014-04-02

毕业了。伴随着周五下午最后一节Advanced Time Series课的结束,我的研究生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读完了。

毕业,并不算一个太陌生的词,人生中的第五次了。小学和初中对毕业是没概念的,因为毕业后大部分人都还是会去同一个学校,甚至同一个班级,就算都没有彼此还在同一个城市,加之年幼,总觉得分别这个词离我们始终是遥远的,漫漫人生路说不定在哪个十字路口又会再碰到。高中开始对毕业有了懵懂的认识,因为有些去外地读书的好友会离开武汉。但我们的家都在武汉,所以寒暑假总能聚聚。加之高中三年如此的 suffering, 离别之伤很快就被挣脱牢笼的快感所淹没。如此说来,本科毕业时候才算真切的体会。整个大四下都是属于我们的毕业季,因为大学班上的某些同学真的会是一转身,就不知道下次相见是在什么时候。虽然我们一杯接一杯喝着离别的酒,高喊着青春永不散场,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清楚青春散场的时候谁也拦不住。所以也就只能,醉笑陪公三万场,不用诉离殇。
    高中毕业是甜,是一种挣脱束缚的甜;本科毕业是苦,是一种面对未知、步入社会的苦。那这次呢,不好意思,如今的我很麻木,对研究生的结束甚至说不出一点感觉。
    来美国一年半了,时间真的过的很快。我甚至还清晰记得飞机缓缓降落在天使城机场时的样子。华灯初上的洛杉矶是我人生第一次离开家乡,离开父母,离开恋人。人生并不会给你太多循序渐进的机会,一分离便是一整个完整的太平洋。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就像小时候学游泳,教练就是提点了几句基本的游泳姿势,然后便一脚把你往两米二水深的池子里踹。前二十二年我是个脏衣服都会拿回家洗的孩子,而在走出机舱门的那一刻我必须就得成为会独自面对所有未知的大孩子。
    家母自幼对我管教严苛,严苛到每次带我出去玩,小到去琴台附近的某个公园,大到去黄龙九寨沟,游玩之后一定要写篇游记来谈感想谈收获。包括之前寒假去了趟纽约,回来之后母亲也是想着问我这趟旅行的收获。记得当时我就是极为敷衍的应付了两句,然后就立刻切换了话题。至少我已经慢慢过了那个寻求立竿见影的年纪。现在去一个地方玩、读完一本书、看完一部电影,不会立刻就能写出长篇累牍的游后感、读后感、观后感。反倒是一段时间之后,遇到某种情绪,某种问题时,我会想到曾经去过的某个地方适合自己现在的情绪,曾经读过的某本书适合现在的心态,曾经看过的某部电影里似乎提到可以怎么去应对。然后再去重温一下那些曾经,便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但家母的童年阴影还是时常会萦绕在心头,这一次我不禁问自己在美国的一年半学到了些什么?我不觉得怎么证明中心极限定理怎么求一致最优无偏估计量如何进行模型选择是一种学会。书本上的知识不出国应该是也能学会的,只是老师教学水平的差异,导致理解程度的深浅。而且就像《那些年》里面柯景腾说过的,十年后我连log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也可以活的很好。书本上的很多知识如果不和我们之后从事的工作相关,那么这样的学会等于遗忘。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身为高中生物课代表有过生物满分经历的我居然在和朋友讨论为大豆固氮的细菌名字的时候一时语塞。所以我觉得对人生产生影响的学会才是真的学会。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这一年半学到的东西可能超过了之前人生的总和。 在洛杉矶一个人拖着50多公斤的行李时,我知道以后的体力活都得靠自己,再没有本科时每次开学放假父亲开车到学校帮忙的待遇了;第一次做饭的时候烫到手时,我知道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过去了,以前还经常在家吐槽母亲做饭花样太少,后来我却靠着临行前从母亲那儿偷师的几道菜活了一年多。 生活上的琐事只是在为生命中前二十二年没有离开武汉,没有离开父母的温室的买单。感情上的冲击却是我之前没有机会遇到的。与亲人离别,与恋人分手,一个人在纽约,繁华的曼哈顿映衬着落寞的自己,默默消化着一个月陆续失去两位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的伤痛。那一刻我明白不管多么努力,都无法追回和亲人相处的时间,无法缩短与恋人相隔的距离。这才是我在美国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很多事情失去后才会珍惜,但并不代表珍惜了就不会失去。心想事成不过是节日的祝愿,而事与愿违才是生活最真实的写照。 “为求真知赴重洋,岂料痴恋太猖狂。纵使笑傲凌云志,惟见离人哭断肠。除夕之夜我借着微醺的酒意在Ipad的手写板上题下了这四句诗。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写过日志,更别提写诗了,一度认为自己的文思枯竭,江郎才尽。如今看来,没有写不出的文字,只有说不清的感情。 每次毕业的时候我都会写一篇文章作为纪念,所以这次也没有例外。虽然还没拿到博士的录取,但是顺利完成一段学业总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情,好歹我拥有我们家族的最高学历。其实就算最终完成十一封拒信的大满贯,我想未必是件坏事,不过是上帝帮我选了一条更适合自己的路。  “幸福不会是牛顿,一颗苹果成学问;幸福或许是诸葛,三顾未必见的成在写以上这段文字时,一直单曲苏打绿的《幸福额度》。可能年少的我是把幸福想的太简单,适当的挫折让自己成熟不是什么坏事。只希望逐渐成熟的我也别把幸福想的太复杂。在逆境中,我有时会想还好我年轻要是再晚几年遇到这样程度的不顺,打击或许会更大吧。这么看来挫折是上帝给你的一份没有拆封的馈赠,再没打开之前,你永远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Alfred, congratulate for your graduation!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这是此刻我心底的声音。可能以后再不能享用“学生”这个词,但人生的学习永不毕业不是么?

 

 

2014 /

04-02

所属分类: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