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oll down

学校部门

黄范畴老师

作者:

佚名

来源:

访问量:

2009-05-15

黄范畴老师

黄范畴老师永远在我心中

——摘自老师同学的留言

《怀念黄范畴老师》

——钱昌言

黄范畴老师是五十年代初到华师一附中工作的,1964年当我分配到华师一附中时,老师早已是数学组赫赫有名的老教师了。文革期间,学校成立宣传连,这样 我便有幸与黄老师共事,耳濡目染他的高尚师德,学习他的无私奉献、爱生如子、勇于克服困难的精神。他是我的老师,也是我工作学习生活的指路人。

199 (?)年,年近六旬的黄老师离开了心爱的讲台,重症迫使他住进了湖北省肿瘤医院,我代表学校数次去探望他。我们每次谈话都离不开宣传连的事,他太爱宣传连这个战斗的集体,钟爱用自己心血排演的《红色娘子军》,热爱为之付出努力的校友们、同学们。记得最后一次我去看望他,他骨瘦如柴,神情沉迷,断断续续对我们说:“……全身疼,整晚睡不着,想过去的事……排演《红色娘子军》那几年,是我一生中最辛苦、最快乐的时光,……看见同学们进步、成长,此生满足……,疼哪……早点让我走好了……”,听着听着,我早已是泪水涟涟。

黄老师是累死的。在宣传连,他是最忙的人。白天忙教学,组织排节目,安排后勤工作;晚上演出(一周内有2—3次),加上装台卸台,真是有时连晚饭也吃不上,随便弄点什么东西填肚子。他家住财大,在学校附近,他骑上一辆破自行车,来去匆匆。

后来,在普通班从事教学工作,挑的是重担,还是顾不上吃饭,饿了,几块饼干充饥,时间一长,平常人都受不了,更何况胃病患者。果然,黄老师染疾在身,胃肝都不好。

黄老师敬业,责任感强。黄老师敬业,这在一附中是出了名的,他是工作狂,一谈起工作就眉飞色舞,使人感到他浑身上下都是劲,困难见了他都退避三舍。比如,开始演出时换道具和灯光花的时间太长,观众有些不耐烦,黄老师心急如焚,马上设法改进:当上场戏还在演时就开始将下场要更换的道具和灯光准备好,只等大幕合拢,师生像离弦的箭一样迅速准确到位,很快就搞定,获得了观众的好评。又如为了激发宁素莹(吴清华的扮演者)带着人物的感情上场,每次上场前黄老师都要启发她,往往说着说着他自己的眼泪就掉下来了,使宁素莹和在场的同学深深地被感染。

还有,有时当排练节目卡壳排不下去时,黄老师情急之下亲自下场比划,为同学们做示范,他忘了自己不是搞文艺的。

黄老师爱生如子。黄老师在宣传连,既是负责人之一,又当班主任,他很注意很认真做好同学们的思想工作,经常找同学谈心,鼓励大家要求进步。记得在金口镇学农,白天师生走了一天,晚上黄老师顾不上不休息,四处走访,看看大家安顿好了没有,还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等等,经常忙到深夜。

岁月如梭,黄老师离开我们20多年了,宣传连的同学们纪念他,大家都说这是我遇到的最好的老师老师对我的教育终生难忘……。我深深的怀念他,因为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黄范畴老师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摘自钱昌言校长的回忆文章


 

老师,您在天堂可好?

我一边打着钱老师的回忆文章,头脑里一边浮现出我们可敬可爱的黄范畴老师的音容笑貌,仿佛黄老师还在我们身边一样。黄老师,您在天堂可好?我们可真想您!不仅是您三班的同学们想您,我们二班的同学们也想您,全宣传连的师生都想您,您仿佛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我们一样!您可曾记得我?
我想起黄老师讲课总是弄得一袖口的粉笔灰,我还想起每次演出,我们大家都可以看到这么一个镜头:黄老师正一本正经的、十分投入的跟宁素莹讲着什么,说着说着,就看见他热泪盈眶了,再说着说着,宁素莹的眼泪也扑簌扑簌往下掉。我的心被深深震撼了,当时我就想,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老师啊!这么敬业、这么高尚、这么纯真!……
宣传连的岁月真是一首歌!值得回忆、值得写的东西太多了!我庆幸自己在人生的启蒙期遇上了这么好的老师!还有钱老师、汪老师等等。

——摘自刘荣芳同学的留言
 

我刚才在网上看到黄老师照片,感觉好熟悉、好亲切呀!看到黄老师好精神、好键康的样子,仿佛他还健在一样……可惜,他去世十几年了。老师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你不知道,我当时在校学农行军途中发生意外、几次生病无人照顾,都是黄老师送我到医院,来家多次看我,我真的很感谢黄老师!当初,我父亲开船,长年不在家,妈妈经常参加医疗队下部队,出去短为半个月,长为一年半,是老师经常关心 我。然而,老师走了我都不知道,我这人真不孝、真该死!!!刚才我和陈双通话,才知道老师走得很早。为什么好人都命不长呀???但我还是要学做好人,做好人。

——摘自与陈治同学聊天记录

 

下一页:

2009 /

05-15

所属分类: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