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oll down

学校部门

忆滑翔班

作者:

来源:

访问量:

2015-11-30

湖北省业余滑翔学校是华师一附中的一个挂编学校。我是文革后第四期九班的学员,也是最后一期,我们这一期共计103名学员。

记得是1978年9月中旬,接到县人武部的通知,我被滑翔学校录取了,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我从古城襄阳的一个山区小县南漳,带着简单但是就我的家庭而言是最华丽的行装,来到了武汉这座美丽的城市。

一踏进校门,早有学校的老师和先到的同学接过我们的行李,把我们带到临时寝室----学校的大礼堂。那种亲情、那种关心让我至今一想起总有一种无比的温暖。

经过简单的测试,我们这批学员分成了两个班,九班和十班。我所在的班级是九班。班主任是钱昌炎老师。他不到四十,中等身材,高个、儒雅,和蔼可亲,颜若慈父,给人一种无比亲切的感觉。不管是高兴的,还是烦心的事都愿意找他谈吐,他总是不愿其烦一一为我们解答。至今每每想起这些心中就感到无比的温暖。

我们的班委分别是:班长潘爱武、学习委员陈建、体育委员吴明胜、组织委员吴光耀。他们都来自武汉三镇,也是班上品学兼优学生。

滑翔学员的生活是半军事化的,军事生活要占三分之二的时间。军训特别苦特别累,可是从来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每天早上我们天还没亮就要起床进行跑步训练,从一开始的一两千米都疲惫不堪,到后来一两万米都能轻松拿下,体育老师彭孝昌老师为我们付出了很多很多。             学校大部分学员都来自农村,每个人的自身条件和文化功底参差不齐,学校为了我们有一个好的身体条件飞上祖国的蓝天,想方设法为我们改善饮食生活,使我们原来缺少营养的身体很快就健壮起来。彭孝昌老师还为我们制订了切实可行的训练方案,学员们一个个更是刻苦锻炼,身体素质日以增强。

记得是入校的第二年,学员们为了身体技能达标,一个个起早贪黑拼命锻炼,有很多学员在学校熄灯后又悄悄地到操场进行锻炼,跑步的、跳高跳远的、单双杠······到处都是学员们的身影,老师们屡屡劝解要多睡眠这样才有一个好的身体,可学员们就是听不进,就这样,全体学员一次通过了国家体委颁布的所有体育达标项目。

文化课是我们的软肋,我们大部分来自农村,底子差。课堂上老师们对每一个问题、每一篇课文都讲解的特别仔细,学员们也听得特别的认真,不懂的问题老师们就一遍一遍的耐心讲解,直到每一个人都能听懂理解。为了学好文化课,学员们更是利用一切时间学习,星期天、节假日都是学员们补习好时机,没有特别的事情学员们都不出校门,一个个都会在教室或学校的其他地方补习。那份刻苦,那份勤奋至今想起任是感动。

飞行实践训练更是让人难忘。我们训练的机场是荆门机场,那是抗战时的一个机场。后来留下来作为训练用的,虽然条件不是很好,但是学员的兴致很高。记得我们训练是在夏天,天气酷热,机场上学员们头顶炎炎烈日,脚踩炙热大地,背要领走航线孜孜不倦。训练场中,临飞的学员在滑翔机上严阵以待,班组的其他学员侧帮着忙于送飞接机,等待的班组在一旁苦练飞行要领。为了抢时间赶任务,每天早上天不亮就起床把滑翔机从机房推上跑道,天黑后才收队回家,虽是辛苦学员们却兴致勃勃。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学员们通过自己的努力圆满的完成了训练任务,并得到了教练和上级领导的一致好评。

生活中,大家更是互帮互助。入学之前,我们都在父母的呵护之下生活的无忧无虑。入学之后,离开父母,一切都要自己亲自动手,生活中一些琐事着实让我们这些十五六岁的男孩子为难,装被子就是一大难事。到学校不久,第一次洗被子,大家在水龙头前手洗脚踩,好不容易洗干净了,到下午干了,要装起来,绝大多数学员都不会,一个个都傻眼了,只有几个从农村来的会一点,于是,就带领大家牵被单、折边角、一针一线并一次次扎破手指,在天黑前终于装好了一床床被子······

好想好想再回到三十四年前,再回到那令人难忘的岁月!

难忘啊----湖北省业余滑翔学校!在那我度过了一生最美好的时光!

想念您----滑翔班!您让我留下了无限的怀念!

2015 /

11-30

所属分类: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