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 >> 媒体看华一 >> 正文内容

《楚天都市报帅作文》:消逝之后 即为永存

作者: 编辑:王丽 来源:楚天都市报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06日 点击数:

华中师大一附中高一(16)班 龚乾秋 

 

在博物馆的庄重灯光下,我和展柜里一件来自大洋彼岸玛雅文明遗迹的陶罐对视着。罐上用鲜艳的釉料涂绘着一位面容粗犷、表情狰狞,却作为玛雅文明中最神圣英俊、被庄严供奉的神明形象——具有无上神力的玉米之神。
  一位小男孩挤到展柜前瞅了瞅,嘟哝了一句,什么嘛,明明长得像怪物一样。
  
人群随着讲解员的脚步散去了,但我仍站在原地,一时蹙眉。几个小时的时间,我跟着团建队伍在各个展厅里穿梭,了解着那些来自中外文明的千奇百怪的仪式、无从理解的神话传说和无法用现代社会的逻辑解释的价值观念。但正如小男孩那句稍显刺耳的话所表现出的,我们所立足的时代,和那玻璃柜里古老文明的残迹之间,已经产生了一层顽固的隔膜了。我怔怔凝视那件陶罐,一时间感到从未有过的陌生与失落。
  那些文明,早已消逝于历史的洪流之中了。那么,博物馆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是为了用这些文明残迹来博取我们的讶异、不解与嘻笑么?这些孤独地立在玻璃窗里,被充满冒犯意味的目光包围的文明,是不是已经失去其存在的价值了呢?
   我悻悻然继续向前走,在一件神殿纹三足罐前停下来。画面上,神殿前的侍者,正专心捣着可可、调制玉米粉,准备把它们进献给神明。即使相隔千年,我仍能体察出侍者跪于神殿前祈祷时的肃穆与虔诚。身处热带雨林的恶劣环境,艰难求生的玛雅人比我们更加能体味种族繁衍、文明存续的不易。他们珍视自己所能享有的一切生存条件、珍视自己赖以生存的玉米和可可,珍视他们的精神信仰,珍视着每个文明个体存在的权利和生命的价值。
   我驻足良久,感到玛雅人似乎已经触及到了某个仍被现代人认可的人生观念。在纪念双子英雄的几个陶盘前,讲解员为我们讲述双子英雄与死神决斗的故事。双子英雄故意输给死神,却在灵魂升天之途与神明取得真正沟通,最终获得神力,浴火重生。不牺牲,就无法重生。双子英雄的话印在了我的心上。这赴死重生的轮回看似荒谬,却传达出玛雅人对生命价值的理解和挑战生命极限的勇气。这个故事引发了我关于中国神话的联想。孙悟空在炼丹炉中修炼出火眼金睛、精卫死去后化身灵鸟……古代文明在敬畏生命、感恩生命的同时,迸发以生命为搏、在灾难中重生的力量。这样大胆的思想或许是很多现代人都无法拥有的。
  我忽然深愧于自己轻视文明的愚蠢。置身于文明圣殿中的我,开始欣赏、赞美、体悟,开始试图汲取这些文明遗迹中包蕴的精神财富。
  一个个展厅逛下去,我学会了用客观的视角和尊重的心态观照中外文明。伫立在曾侯乙编钟之前,我感知到它的宏伟、和谐,和其中蕴藏的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鉴赏着二十八宿图衣箱,与天宿相合相融的漆绘,传递出古人广阔的宇宙视野和对天象的考察探求……
  
坐在回程的大巴上,我又想起在自己那展柜前提出的略显沉重的疑问,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在那些不被人们理解的古老文明背后,是先民留给后人的宝贵的生存哲学。为当下的时代打开一扇通向文明之智慧、聆听历史之回声的窗口,就是博物馆之于我们最大的价值。
  消逝之后,即为永存。


     点评:带着疑问,小作者对博物馆展出的文明遗迹进行了深层次思考,从失落的文明中得出贯通古今中外的生存哲思,意蕴丰厚,充满强烈的人文关怀。

 

 


【字体: